从“龚师傅”到“龚教授”

发布日期:2017-08-14 信息来源:鼎城区农村能源服务中心 字体:[ ]

龚师傅 队长 门房

第一次和老龚喝酒,那是2009年6月,我分管职称才3个月。


可第一次见到老龚,我连正眼都没看他。


省里要规范沼气能源建设,建设主体必须是公司。市里计划成立两家公司,我区算一家。按规定,成立公司至少要有5名环保工程工程师,可我区助理工程师才仅有3人。心急火燎的区能源办周主任带着他来到我的办公室,恳请帮忙。


“只要能搞好,花点钱是小事”。周主任真诚地说。


平时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,还拿钱说事,我很不高兴。


区能源办我去过几次,下属的区能源服务中心的两个施工队,蜗居在该办门口一间不足10平米的地方。老龚是队长之一。


“你的职称英语及格了吗?你的论文发表了吗?你有大专文凭吗?你的继续教育搞了吗?”我连续问了几个问题。


中级职称就是专家了,不是什么东西花钱就能买到的。


“没有。”老龚尴尬地站在那里,不知怎么说好。


周主任忙着递烟,缓和气氛。


“不是听说有个特殊人才评审吗?”老龚小声地问。


“是有这么一回事。那是要有几把刷子的。你有什么拔尖之才?你有什么特殊之处?”我问他。


2005年,省里下发了《关于进一步完善我省职称工作有关政策的通知》,对工作能力强、业绩突出、群众公认的拔尖人才试行特别评审办法。

“特殊之处算不上。但从1980年6月起,我就参加了区里的能源建设,风里爬、雨里滚30年,牵头修建和推广了节能灶15897口,户用沼气池19382口,在区里带了80多个徒弟,在云南省保山市、西藏林周县等培训沼气专业技术人员185人次。2004年在朝鲜、去年在斯里兰卡、今年在柬埔寨、越南等地培训沼气专业技术人员138人次。我们推广的上流式浮罩沼气池施工技术,在全国还是挂的上号的”。


说起自己的技术,老龚滔滔不绝,完全没有了先前的拘谨。


“你还出过国?你还给外国人上过课?”我有点吃惊。


“是的。美国布莱蒙基金会与北京全球环境研究所想在全球推广沼气技术,就把我聘了出来。柬埔寨人看到我们用大象粪便产生的沼气烧水、做饭时,当场掌声雷动,都说中国人了不起。我一个土老百姓,能为国争光,蛮有自豪感的。”


老龚越说越起劲,仿佛又回到了施工现场。


“除了文凭低点,英语考不过关,没发论文,在技术上龚师傅在全市全省还是有点名气的”。周也帮腔。


“那就好。只要你有真本事,是人才,我就帮你”。


我愉快地答应了,忙着给老龚倒茶。


这样的人不是人才谁还敢称人才,这样的人不是专家谁还敢称专家。人家漂洋过海找他办事,我们为什么不能给他一次机会?


那天晚上,我和老龚喝了一点酒。


随后,我们积极向市局汇报,市局很重视,分管局长刘德建主动会同市能源办领导向市政府作了专题汇报。在市领导的协调下,市职改办破例为老龚他们单独开评。


年底,区能源服务中心两个施工队合二为一,组建为常德鑫富源环保能源有限责任公司,环保工程专业承包三级资质,老龚也从施工队长之一变成了总经理,施工范围也从鼎城拓展到常德市全境。可谓是鸟枪换大炮。

高工  龚老板  半层楼

第二次和老龚喝酒,那是一年后的事了。


2010年5月28日,老龚受北京全球环境研究所邀请,前往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做沼气技术授课。6月初一回来,就特意来局里汇报情况,还给我和同事带了一些四川的土特产。寒暄之余,同事怂恿老龚参评高级工程师,我没表态。


中级晋升高级,至少要五年。老龚中级评上还不到一年,怕省、市通不过,吃一些冤枉亏,不值得。但同事非常坚持,老龚也愿意试一试,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。


为稳妥起见,我们又向市局作了专题汇报。市专技科长潘平批评我“保守”,指点我们在“特殊”上做文章,在“拔尖”上下工夫,把参评材料搞扎实。在之后的3个月里,我自己操刀,为老龚撰写相关材料;同事们想尽一切办法,陪老龚收集受表彰的文件、获奖证书、出国讲课资料,还开车到施工地拍照,订了厚厚一大本。


现场答辩前一天,我和同事陪老龚一起赶到省城。晚饭后,同事出门找熟人,争取打听点评审“内幕”。 我们俩躺在床上聊天。


“你以前参加过面试吗?”我问老龚。


我是湖南省公务员面试评委库里的人员之一,也参加过全区、全市、全省的公务员面试工作。但不知道现场答辩是怎么回事。


“从来没有。”老龚告诉我。


“答辩应该是问专业上的问题,你技术好,肯定没问题。你不把评委当评委看,当成听你讲课的人,不要怕。隔行如隔山,我也帮不上忙,我们来按公务员面试的要求演练演练。”


老龚很高兴。我按照公务员面试的标准和流程,教老龚怎么敲门、进门后怎么向评委敬礼、怎么落座、落座后怎么注意仪表、答辩时怎么说话、答辩后怎么离场等等。演练了几次,感觉有点效果。


第二天,我们又陪老龚一起来到答辩现场。在候考室看到老龚比较紧张,又一个劲给他打气。趁其他考生离开答辩室时,我借机观察了一下答辩室里的情况,见和公务员面试差不多,底气又足了些。我们找地方又演练了一下。

目送老龚走进答辩室,我的心一下空了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看到主评委一边握着老龚的手,一边说着什么,送他出门。


我的心一下落地了,说不定还有戏。


2010年12月,老龚获得了环保系统工程高级工程师的资格,成为我区第一个农民高级工程师。破格评为工程师,不到一年又破格评为高级工程师,在党的人才制度改革中,我们联手创造了奇迹。

拿到高级工程师证书没多久,按照管办分离的原则,常德鑫富源环保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从区能源办分离出来,全面走向市场。区能源办的领导很开明,让老龚领办了公司。老龚也把公司搬了出来,租了半层楼约60平米的地方办公,成了真正的老板。


公司迁址那天,我和老龚喝了个痛快。

技术顾问 龚董事长 小院落

第三次和老龚喝酒,是今年6月的事。老龚的公司在外市中了一个大标,心里很高兴,邀我助兴。


一落座,酒量不大的老龚连干了两杯啤酒,感谢我对他的支持,话也多起来了。


去年12月21日,老龚的公司取得了环保工程专业承包二级资质,全省仅有8家。公司也迁址国家级高新区常德高新区,租了一个小院落。由于技术过硬,工程质量优,信誉度高,公司越做越大,业务范围越拓越宽。2014年开拓了永州、怀化市场,2016年开拓了张家界市场,今年又开拓了益阳市场。不仅如此,不少地方慕名而来,请他当技术顾问,现场作指导,一天到晚忙不赢。


“生意做得越好,越要注意质量。”我边敬酒边提醒。


“你放心,工程都是我自己上的。其他的不敢吹牛,我们的大型沼气工程完工点火率百分之百,沼气发电机组发电成功率百分之百,这在全省还是排在前列的。” 


老龚通红的脸上,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
“公司的发展前景还好吧?”我问老龚。


“好。现在习主席不是提倡绿色发展吗。我们环保工程企业大有作为。我们这几年承包新建了22处大型沼气工程、312处户用沼气池和联户沼气池,发酵池总容积25800立方,年产沼气达339万立方,每年可节约标准煤2373万吨,减少二氧化碳排放6217.3万吨。利用大型沼气工程安装沼气发电机组12处,装机容量780万KW,年发电量199.2万度。对环保还是有点贡献吧。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正在搞生物质能源提纯,争取通过努力,让提纯后的沼气,能像现在的天然气一样,可以在加气站自由地加。”

天啊,这哪是8年前的那个“龚师傅”,简直就是一个站在新能源技术前沿的“大家”。


“美国那家基金会、北京那家研究所还有联系吗?”


“有。2011年还应邀去了一趟老挝。今年又打了几次电话邀请我出国,我没时间。但肯定要走出去的。习主席不是提倡“一带一路”吗。我现在正在研究一些国家的情况,只要有合适的项目,一定要走出去,开拓国际市场,用实际行动,落实习主席的发展战略”。


望着自信的老龚,我的心都醉了。


谁说我们基层没有人才,只要我们解放思想,用公正的眼光看待每一个人才,人人都是人才;只要我们转变观念,坚持技术面前人人平等,“土专家”就是专家。在这个万众创新、大众创业的伟大时代,我们应该解放思想,转变观念,让每个人都享有人生出彩的机会,享有梦想成真的机会。(作者高友才为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人社局党组副书记、副局长)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